關於部落格
  • 82379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寶庫的門開了:釋夢方法(一)

  尋找象徵,尋找夢外線索和聯想都是釋夢的一些基本操作,還不是完整的釋夢過程,完整的釋夢有以下幾種方式。

  一、一語道破

  這種方式應用的前提是,夢很簡單,夢裡的象徵你都懂,而且你也很容易知道這個象徵在此夢中的意義,那麼你可以一語道破:把你理解的夢的意義原原本本解釋給做夢者聽,問他對不對,核實你的解釋。如果對,釋夢初步完成,不對,再重新釋。

  倒如,一位老年女性講了這樣一個夢:"我夢見肚子痛,後來在腿肚子上發現一個開關。一關上腿肚子上的開關,肚子就不痛了。"

  我馬上知道了夢的意義,但是這個意義和她的年齡不符,於是我問她:"這個夢是以前做的嗎?"她回答說:

  "是"。我再問:"很久以前嗎?"她回答:"是的,20多年以前。"這證實了我的猜測,於是我點破:"這個夢和更年期,和絕經有關。"

  再如:

  某人小時候夢見一個人長了個鵝卵石腦袋,而且用鵝卵石砸她(夢者)的頭,把她的頭砸出一個個坑,後來她的腦袋也變成了鵝卵石。

  這是一個較簡單的夢,鵝卵石腦袋象徵著頑固、生硬和冷漠無情的性格,砸頭表示傷害。夢的意思是,在她小時候,有個人性格頑固而又冷漠,這個人經常傷害她。常常受到這種傷害使她自己的性格也變得頑固而又冷漠。

  在使用一語道破的釋夢步驟時,可以根據你對夢者的瞭解,根據你對人的心理的瞭解,加上一些合理的推斷。如第一個夢可以這樣解:在她小的時候,她家裡有個人(因為對兒童來說,影響最大的人是家庭成員,特別是父母。對那些由祖父母撫養大的孩子來說則是祖父母),可能是她爸爸或媽媽,是個性格很頑固、很冷漠無情的人。她經常被訓斥、批評和責罵,於是她覺得很痛苦。為了不痛苦,她只好讓自己變得冷漠。麻木,就如同把血肉的腦袋變成鵝卵石腦袋。

  於是她發現自己也成了那種頑固而又冷漠的人。這種性格至今仍深深地影響著她,使她感到生活得不幸福,她很難和別人建立親密關係,友誼和戀愛都不順利。在她內心中,她認為這一切都應歸因於童年的經歷,歸因於她的父母。(由於她至今記著這個夢,可見此事對她的今天仍有影響。具體影響如何,我是根據心理學知識推斷的。)

  那麼,情況是不是這樣呢?

  經核實,完全正確。夢者的母親的確性格固執而且對她缺乏母愛,夢者童年不幸福,因而性格也不太好,現在正為此進行心理咨詢。

  一語道破式釋夢的優點是:

  能讓夢者信服釋夢者。夢者只說了一個短短的夢,有經驗的釋夢者就可能說出他目前的心理,目前的生活狀況,童年經歷,婚姻狀況,家庭狀況,性格等等多方面的情況。這會使夢者驚訝並且信服釋夢者。這樣,釋夢者對於夢者心理的進一步分析和釋夢者提出的建議都容易被夢者接受。

  一次開討論會,我在會上做了個簡短的發言,講釋夢的作用和意義。一位中年人聽後,不以為然他說:"夢哪有什麼意義?我說一個夢看你怎麼可以瞭解我的心理?"與會的不少人紛紛說:"讓咱們眼見為實。耳聽為虛/於是我請他說一個夢。

  "一次,我夢見一位領導人到我們家來找我,我就讓孩子去買2碗麵。我們邊吃邊聊。他還給我分析農村形勢。"

  我間他,這是你什麼時候做的夢?他說前不久。

  我決定用一語道破的方式來分析這個夢。我說:"這個夢概括一下叫安貧樂道。你一方面對自己目前的社會地位。

  經濟狀況不滿意(招待客人買2碗麵),另一方面又有很高的自我期望(領導人來找他)。你的妻子對你很不滿,覺得你眼高手低,很可能已離開你(這是我的推測)。而且,你對你的孩子也是按你的要求來塑造,不關心他的需要和願望讓孩子去,但只買2碗麵)。你認為自己並不是很痛苦,因為你總有辦法化解它。"

  這個一語道破顯然對他起了作用。散會後他對我說:

  "其實我也很痛苦,事業、家庭都沒有。"

  "其實,夢可以在不同層面解,在更深的層面你這個夢裡的小孩也是你自己。你可以試著關注你兒子的需要,在這個過程中,你也會逐漸意識到自己發自內心的需要。這樣你就不會太累。為一個外在的標準活著,對你、對你兒子都是太殘酷了。"我順勢開導他。

  一語道破的另一個優點是可以突破夢者的心理防禦。許多人對內心中的心理衝突和矛盾諱莫如深,盡力掩藏不讓人知道。而有時不揭開這些內心的秘密,他的心理衝突就無法解決。在這種情況下,懂得釋夢術的心理咨詢者如果使用了一語道破法,就可以一下子突破夢者的掩蓋隱藏,一語道破他內心中的問題何在。相反,如果釋夢過程很緩慢,釋夢者釋一點點夢,問問夢者對不對,夢者就有機會構築一個防禦,從而使內心中的東西不暴露出來。這恰似審訊員在審訊犯人時,把關鍵的證據突然拿出來,讓犯人在碎不及防時暴露真像。假如審訊員把證據一點點分批拿出來,犯人就有時間編造謊言了。用心理學術語說,一語道破法有利於突破來訪者的阻抗。

  人的心理衝突、心理問題,大多是為解決某種痛苦而作出的無效努力。比如:有位強迫洗手的病人,在他的潛意識看來,反覆洗手就可以洗去"自己曾有的一個不該有的衝動或不該做的行為"。但在他的意識裡,他可以給自己的強迫洗手做出一番貌似合乎邏輯的解釋,最常見的解釋就是怕髒,怕手上殘留細菌。

  為了不觸及痛苦的根源,人的潛意識會設置重重的防禦,以使自己的意識不去觸碰那個痛楚。有一個強迫症患者,他的強迫癥狀是反覆洗手,"要洗去什麼、要洗乾淨"是這個強迫行為的意義。在意識裡,他的觀念是洗去手上的髒東西,而且認為髒東西不是輕易就會徹底洗盡的。但這個行為之所以成為一個強迫行為,也就是說,在潛意識裡,他還有什麼東西(觀念或經驗或願望)想被"洗去"即清除。

  而潛意識想清除的東西,才是致病的根源。

  但是,強迫症治療最大的困難在於,他有一套頗嚴密的邏輯鍊條甚至是體系。他的這條邏輯鍊條或體系就像一隊隊反應機敏的防禦高手,使得心理治療的每一次向問題癥結探索的努力都不得不受阻而止。所以,在這種時候,夢及夢的分析,可以直接探人問題的根源。這樣就避免了治療中拉鋸戰般的反覆與僵持。

  在他的潛意識裡,要清除的到底是什麼呢?一次談話治療中。他講的一個夢告訴了我答案:

  "我的家在中學校捨的樓梯上。我和一個外國人在一起,我發現他在偷我的槍,這時我意識到他可能是個間諜。他顯出很得意地樣子,對我說"你完蛋了",又好像他偷走了我的藏室圖。我很害怕,想司令,司令是我媽媽的樣子,要開除我。如果我被開除了,就會被孤立,因為沒有人願意理被開除的人。再後來,我和一個女同學在一個橋上玩,她好像嫌棄我,把我椎下去。我發現自己不是掉在河裡,而是掉進一個根深的濕乎乎的洞裡,很多老鼠竄來竄去地咬我。"

  做了一兩個簡單的聯想之後,我對他的夢做了一語道破式的解釋:

  "你在中學時有過同性性行為,但當時你是被動參與的。

  對這種行為你很害怕、惶恐。也懷疑是不是自己有問題,才招致這種事發生。你認為女性包括你母親會因此而厭棄你。

  而你會一直陷在同性戀的行為中。"

  他的臉漲得很紅,兩隻手反覆不停地搓著,像要把什麼搓掉似的。慢慢地他抬起頭,眼神裡充滿悲痛的神情。"我還有救嗎?"他急切地問。

  通過一個夢找到問題的核心,可以使心理咨詢的進展更順利些。

  一語道破法的缺點是:

  釋夢者需要有較豐富的釋夢經驗和心理咨詢經驗。假如釋夢者經驗不足,就很容易作出錯誤的推斷,反而使夢者不信任釋夢者的能力。再有,如果釋夢者作出了一個錯誤的解釋,而這個錯誤的解釋本身言之成理,很能自圓其說,夢者也許會相信這個錯誤解釋,這反而使夢的真意得不到闡釋。

  這種情況在剛學釋夢的人那裡比較常見。越是新手,越想盡快建立權威。取得人的信任,這也是人心理的普遍現象,只是"欲速則不達",如果沒有足夠的經驗,則往往是草率的武斷。

  當然即使有豐富的釋夢經驗,在實際運用中,尤其在心理咨詢的臨床實踐中,也同樣忌諱自恃經驗的主觀。因為每個人的夢就像每個人的性格、相貌一樣有自己獨特的東西。

  而我們所謂的經驗,不過是概括出的一些規律。不是每個新鮮、生動的夢例都會符合釋夢者已有的經驗;再有釋夢者對夢的理解也難免有自己的投射。自己性壓抑的釋夢者更傾向於把一個夢解釋為性夢。所以,在釋夢過程,保持一份清醒,盡量客觀地理解夢,是釋夢大師弗洛伊德一再告誡人們的。弗洛伊德本人一生釋過數不清的夢例,經驗不可謂不多。但他還是盡可能地讓夢者盡量地自由聯想,以保證自己對夢的解釋是正確的。否則,粗率的一語道破只會誤導夢者,也誤導釋夢者自己。

  小C剛學釋夢不久,因為悟性高,所以進步很快。一天,她的一個朋友來看她。"最近有沒有做什麼夢?我給你分析分析?"小C很主動他說。

  小c的朋友給她講了這樣一個夢:

  "我和一個小學的同學,一位同學,一起睡在床上,我發現那個女孩長得很漂亮、很動人,於是我情不自禁地吻了她一下。"

  小C一聽,自以為很瞭解這個夢的意思,於是她急忙地說出答案。

  "從這個夢看,你有明顯的同性戀傾向。"小C頗肯定地說。

  小c的朋友一怔。這個分析正觸動了她的痛處。原來小C的這個朋友小D結婚兩年了,但和丈夫的關係一直不好,尤其在性關係上不太和諧。原因是小D的丈夫嫌她沒有女人味,而她自己一直也認為和異性的關係處得不好,因為在異性那裡受過傷害,所以她一直覺得和同性相處更愉快。

  "也許真的是我有同性戀傾向而自己不知道。所以才和丈夫、異性處不好關係,才更願意和同性朋友在一起。"小D認同了這個解釋,並以夢的結論為前提來解釋自己的生活。

  沒多久小D就開始認真地關注有關同性戀的報導,思索同性戀的現象,並有意留心進人同性戀圈子的渠道。

  當時小D的情感生活陷入困境,擺脫困境的本能使小D抓住任何一個在她看來可以解決問題的途徑。所以"我有同性戀傾向的自我認定"像個心理暗示一樣,會帶著小D從現在的心理困境中走出來,但是真正的問題沒有解決,只是從一個困境走進另一個困境。

  小D帶著"我到底是不是同性戀的困惑"找到了我。

  我讓她對那個夢進行了自由聯想,並結合對她的心理測驗的分析,知道她並無同性戀傾向。她那個夢真實的含義是:我覺得自己不夠女性化,她希望自己能更女性化一些。夢中的同學,經小D自由聯想,是個很女性化、溫柔的、很受異性歡迎的女性。在這個夢裡,小D是希望自己也能像她一樣。而且按榮格的理論,夢裡出現的人物。動物等都是夢者自己人格的一部分,只是這個部分被壓抑,因而並不在夢者的人格中經常表現出來。所以小D夢見那個富有女人味的同學,說明在她的人格中很富有女人味的一面,只是這一面一直處於被壓抑的地位。而這個夢的意義正在於:原始人告訴小D,讓她和自己人格中的這一面整合。

  小D只有整合自己人格的這一面,才有助於她真正地改善和異性的關係,也可以使她調整好與同性的關係,不把同性作為代償性的情感依賴的對象。

  二、一語道破方式的變式

  複雜夢也可以採用一語道破方式。例如你對夢者的生活、性格、經歷十分熟悉,或者你釋的就是自己的夢,那麼即使夢很複雜,你仍可以用一語道破的方式。

  心理咨詢工作者在對來訪者的情況很瞭解時,也常常可以用此方式釋較複雜的夢。

  我的一位學生對夢的象徵所知並不很多,可是他卻很好地分析了一個較複雜的夢,因為,這是他自己的夢。

  "我坐在一列地鐵中,地鐵在疾馳。我忽然發現自己沒有帶夠車錢,只有5角錢,於是發愁如何解決買票問題。忽見同班一同學也在這一車箱裡,與他打招呼,他說:'我也只有5角!'我只好無奈地站在一旁。這時第一站到了,有人喊:'××隊的,下車了!'車廂裡的乘客擁下去不少。這時我透過車窗,看到站上有一輛廣州的公共汽車(這位同學是廣州人),像是等著接人。地鐵又繼續開,這時那位同車的同學拿來一疊各種車票,撕下兩張給我,就走開了。我驚異這是哪來的車票。有一個女乘務員來查票,把票端詳了一下,就拿走了。過了一會兒,她帶著兩個高大的男子來了,那兩個男子立刻把我包圍起來,女的則守著車門。很快我要下的第二個站到了,可我下不去……"

  由於是自己的夢,所以這位同學不很費力就作出了一語道破的分析:"在疾馳的地鐵中"是指在北京的學習生活,因為地鐵是當時北京獨有的。

  "沒帶夠車錢",指身體素質不過關,不能通過體育考試,難以順利地大學畢業。

  "××同學也沒帶夠錢,和我一樣只有五角"。××同學也是經常體育不及格的,在這裡是體育不及格的象徵。"只有五角"表示只能考50分。

  "第一個車站,站上的公共汽車"未分析出。"那位同學拿來假車票",那位同學曾和夢者談過找人冒名頂替代考體育。

  "假票被發現後,兩個高大男子把我圍著,一個女的守著車門,使我在第二站下不了車"。

  高大男子象徵體育老師,"把我圍著"象徵不放過,"女的把著車門",印象中學校裡管學生行政的都是女老師,考試作弊就會被管行政的老師卡著,不能畢業。無法離開大學,即這地鐵。

  這是一次很好的釋夢。有時,你對一個複雜夢的意義大致上弄明白了,但是有些細節還不清楚,你可以使用一語道破方式的變式--一語道破引出式。

  一女學生夢見:"我爸。媽被送到精神病院,是我姐送他們去的。爸爸把自行車鎖弄開,和媽媽,還有我,一起逃走了。"

  "送到精神病院"意味著把他們當成瘋子。打開自行車鎖意味著解脫禁錮。"逃走"意味著偷偷地擺脫。但是,一般來說,她姐姐不大可能把她的爸媽當精神病人禁銅起來,而她爸媽要逃脫她姐姐的擺佈也不必偷偷逃走。根據我的經驗,夢者常常用父母代表自己和自己的異性朋友。於是我猜測,這個女孩現在有了男友,她很喜歡他,甚至在她姐這類人看來,是"瘋狂"地喜愛他。估計她姐是個保守、嚴肅、並且權威感強的人,夢者有些怕她。夢者偷偷打開了對自己的禁錮,和那個男孩一起逃開了限制。或許,她私下裡和男友有性接觸。

  但是我不能肯定是否如此,因為她姐也可能是另一個人的象徵,當時我也不知道自行車代表什麼。於是我說出了自已的解釋。那個女孩很驚訝,因為她從不曾和人說過她的男友,我也不可能知道她有男友。驚訝之後,她對那些我不知道的細節作了解釋。

  有時你對一個夢還不完全瞭解,只要你把你懂的部分一語道破,夢者就會恍然大悟,自己弄明白幾乎全部夢的意義。有一次一位朋友講了他的一個夢:"夢見××死了,身上裹了白布。突然他一隻手舉了起來,而我發現那是我妻子……"。我當時並未弄明白此夢的意義。於是就僅僅作了一般性的"一語道破";"你不要擔心,這不是什麼不好的預兆。這是一個關於你和妻子對某些問題價值觀的夢。××表示一種舊價值,一種舊價值死了,於是你妻子復活。"這個朋友--當然這是個很聰明的朋友--當即回答說:"我懂了,我完全知道這個夢在說什麼了,你不用釋了。"

節錄自:解夢全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